“蓝光LED之父”成功的动力源自“愤怒”?

2015-07-29 08:59:51 hlst002 6

对话人物:

  中村修二,1954年5月22日出生于日本伊方町,日裔美籍电子工程学家,美国加州大学圣塔芭芭拉分校工程学院材料系教授。由于在蓝光LED方面的杰出成就,中村被称为“蓝光LED之父”,获得过仁科纪念奖、英国顶级科学奖等,2003年入选美国国家工程院院士。2014年,他和赤崎勇、天野浩共同获得诺贝尔物理学奖。瑞典皇家科学院的评语是:“对于全球15亿尚未能受益于电网的人口来说,这种新型光源带来了更高的生活品质。”

  对话背景

  “愤怒是我全部的动因,如果没有憋着一肚子气,就不会成功。”中村修二,正如他的名言一样,好像总是“很愤怒”。7月28日下午5时,中村修二应邀到访西安交通大学,并为师生做讲座。

   曾是个小技术员,研究不被重视,被称“吃白饭的”

  华商报:您年轻时就想成为一名科学家吗?

  中村修二:其实我曾经的梦想是当一名快乐的奶爸。大学时我已结婚生子,为了不因事业舍弃生活,1979年毕业时我放弃了大城市的工作机会,选择了妻子家乡德岛县一家名叫日亚化工的企业。作为一个小小的技术员,我在研究上的突破不被重视,被称为“吃白饭的”,上司每次见到我都会说,你怎么还没有辞职?把我气得发抖。

  为了证明自己,我决定选择开发高亮度蓝色发光二极管。1988年,为了学习制造蓝光二极管所必须的结晶生长技术,我赴美留学。但由于公司不允许,我此前没有发过一篇论文,这使我完全没有被当作研究人员看待。同事们在工作时不与我交流,研究发光二极管的人员对我的请教爱理不理,整整一年,没有一点儿好的回忆。

  虽然过去了很多年,但我再次回想起,他们当时把我当作门外汉来对待,出于对这种态度的愤怒,促使着我勇攀科学高峰。

  华商报:您的奋斗史是怎样的?

  中村修二:回到日本后,新上任的社长要求我停止LED研究,改作电子元件。我只能瞒着公司,偷偷继续研究,并在取得关键性进展时投论文。论文在欧美的研究人员中引起了巨大反响,但在日本得不到承认。直到1993年11月30日,我的愤怒的结晶——蓝色发光二极管发布,媒体的采访请求、用户及同行业其他公司的咨询让公司电话像闹钟一样响个不停。持续了一周,社长终于发现:“是这么了不起的一项成果吗?”

  与老东家战斗,赢得8.4亿日元赔偿

  华商报:听说您曾经与任职的公司有过20年的纠纷?

  中村修二:当时发明刚刚问世,日亚便以公司的名义申请了专利,并开始大量生产出售蓝色发光二极管,摇身一变成为世界最大的LED公司。但我作为发明人获得的全部奖励仅是两万日元(约合人民币1141元),海外同仁都笑我“奴隶中村”。

  后来美国加州大学圣塔芭芭拉分校华裔校长杨祖佑飞到日本邀请我,并为我配置了研究团队。随后我从日亚辞职,但由于拒绝签署“保证3年内不再从事蓝光二极管的基础技术研究”的合同,在这家公司工作了20年的我,没能领到退职金。再次遭拒以后,他们以泄露企业秘密为由,将我告上法庭。

  2004年,我向东京地方法院状告日亚,要求其支付发明补偿金。然后我胜诉,法院判决日亚应支付给我补偿金200亿日元(约合人民币11.4亿元)。最终,这个金额缩水到了8.4亿日元(约合人民币4793万元)。

  获得诺贝尔奖后,生活没什么变化

  华商报:您获得诺贝尔奖后,感觉怎么样?生活有没有变化?

  中村修二:制造LED灯的梦想能够成为现实,让我非常高兴。但大体上说,获得诺贝尔奖后,我的生活没什么变化。我已经得过很多奖了,这是最高的奖项,但是不会使我的工作产生什么变化。现在,我创办了自己的公司。

  华商报:您说愤怒是您成功最大的原因。作为一名科学家,最应该坚持什么?

  中村修二:科学家应当勇于冒险,不断尝试接触新的领域和创造新的事物,同时要专注而坚持做自己有兴趣的事情。科研工作应当抱有解决问题的态度,就像解答谜题一样。因为即使通过很多年的努力将一个问题解决了,但是新的问题每分每秒都会出现。因此兴趣对于科研来说至关重要。科研也并不枯燥,我喜欢解决问题,并且经常进行深入地思考。

  华商报:您科研之余,有什么兴趣爱好吗?在西安有没有尝过什么美食?你对未来有什么期待?

  中村修二:我喜欢沿着海边散步。西安的食物非常棒,很好吃。我希望通过科学研究能解决由于人口数量增加所带来的能源及食物的短缺问题。人类需要新的科技来改善生活,而我也会为此努力奋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