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政策对民营光伏企业还不够“贴心”

2016-02-23 14:29:48 hlst002 5

中国光伏需要一个成熟的商业模型,进而实现光伏行业的市场化和资本化,但成熟的商业模式需要完善的配套政策,这是中国与欧洲、美国及日本等在发展光伏方面的最大差距。中国光伏政策在核心问题上执行力不够,在政策广度方面也不够“贴心”。

近段时间国务院陆续出台的各项扶持措施都是在着力解决执行力问题,而光伏装机要真正获得突破,还需要国家完善很多配套措施,帮助企业解决融资问题,减少个人一次性投资,鼓励民用屋顶大量出租等,这方面我们的确可以借鉴成熟国家的做法。成熟光伏市场在政策方面具备两个要素,中国此次新政只解决了一个,即执行力问题,尚未帮助行业创造一个良好的商业环境。

在德国,政府采取“上网电价,统一购买统一销售”的模式。电网公司以较高的价格把所有光伏发的电收购上来,并及时发放收购款,让业主和投资者有高涨的投资热情,然后电网公司再和政府去核算补贴,获得补贴差价。而政府再把这部分补贴的资金分摊到消费者上缴的电价中去,发电者与用电者都承担了部分发展可再生能源的责任。

日本光伏市场政策稳定而且慷慨,仍是目前全球补贴最优厚的地区,所以光伏发展速度较快。其实,中国之前出台的1元/度上网电价与发达国家的激励政策类似,只不过政府没有通过立法的手段解决光伏并网和补贴问题,此次国家完善核心的上网电价法,并确保执行不打折扣,或许企业最担心的问题即将得到有效解决。是不是并网无忧、补贴及时,中国光伏就会迎来所谓的“暴发”呢?肯定不是,德国、美国及日本在发展光伏方面最大的优势除了“令行禁止”外还多措并举,为光伏行业创造了一个全民参与的热情,这恰是中国政策所不具备的。

日本经济、贸易及工业部为安装光伏系统的发电公司提供低息贷款,还为出租屋顶的房屋主人每年补贴10000~20000日元不等的费用。由此可见,政府对光伏产业的扶持不局限于光伏行业内,而是从消费者和资本层面创造良好的软环境,通过政府补贴和卖电收入,形成一个资本、业主和企业全都受益的良性循环,让企业屋顶易找、业主经济上获益、资本有利可图。中国光伏政策还处于第一个阶段,着力解决企业问题,政策面未覆盖资本和消费者。

再看美国市场,美国联邦政府和各州政府实行了多元化和创新的支持政策,美国的光伏应用市场迅速发展。美国并没有采用流行的全国式FIT补贴模式,而是采用初始投资补贴、电价补贴、光伏投资税收减免、绿色电力证书、净计量电价等一系列政策,与FIT相比,其更有利于分布式光伏的发展。美国政策补贴方向其实与日本类似,都是大力顾及了消费者的利益,力图减少业主一次性投资,调动居民安装热情,在纵向层面解决了阻碍光伏发展的根本问题。反观中国,中国将政策补贴的重心放在了企业层面,通过花哨的“金太阳”示范工程、建筑一体化补贴等,让企业赚的盆满钵满,消费者对光伏却并不“感冒”。

中国分布式发电仍处于初级发展阶段,真正商业化的分布式工程很少见,光伏政策需拓宽扶持面,才能逐步形成完善商业运行模式。从这一点来看,光伏政策还需更“贴心”,电网全额收购、企业及时拿到补贴资金只是一个基础,政策或许需考虑的更周全。

中国将2015年光伏发电总装机容量从21GW提高到35GW以上,能否完成主要取决于补贴力度和资本投资热情。根据媒体报道,分布式光伏应用示范区电量补贴标准已经确定为0.42元/千瓦时,这一补贴额,基本符合市场的预期,却难以调动企业投资积极性。

某央企光伏电站项目主管贾亮化名表示,“现在就算我们自己有钱,也不会投进来。”贾亮说,虽然根据政府的度电补贴,一个项目看似可以拿到8%左右的内部收益率,但项目进行中,高额的银行融资成本和用电需求的不稳定性,都有可能使收益大打折扣。甚至有专家预测,按照一个地区最高500兆瓦的补贴规模计算,第一批14个示范区将带动约7吉瓦的国内分布式光伏市场。但由于受资金限制,第一批示范项目只有2~3个项目能够启动,年内拉动的市场仅在200至300 兆瓦之间。

国务院政策出台后,补贴从何时开始按月发放,电网企业是否会严格执行,分布式光伏发电的所需资金仍然未明确来源,这些不确定因素都会加剧分布式项目投资者的观望态度。绝大多数投资者拿到项目后,会故意拖延建设时间,走第一批“金太阳”示范工程的老路子。

除了收益率偏低外,企业面对的投资风险实际上远不止这些。分布式项目倡导自发自用,开发商必须同建筑业主签订节能管理合同,企业将节省下来的电费转交给开发商,合同的执行等问题会带来较大的不确定性,项目开发商承担风险过大。

同时,与收益降低相对应的是,投资者还需承受一定的融资压力。从调动投资方投资热情方面来看,分布式补贴项目明显不如“金太阳”工程的补贴方式,企业主要的困难仍是缺少融资支持。电站开发过程中需要大量资金,融资困难将制约企业投资开发的进度。而如今中国政府补贴政策并没有为企业提供一个良好的融资平台。

合力四通光电在举步维艰的2015年艰难挺过来了,在充满挑战和机遇的2016年,小编认为作为民营企业最大的困难就是不能独立的进行项目融资。也就是说,申请银行贷款的时候,根据要求,民营企业除了准备资本金外,还需对贷款额提供额外等额担保,这意味着这种投资必须百分之百用其他资产来覆盖。尽管李克强在国务院常务会议上推出的“国六条”中“鼓励金融机构采取措施缓解光伏制造企业融资困难”,但光伏企业的融资之门仍然没有打开。小编希望政府能够提高资本市场上的优先性,为可再生能源发电企业建立快速通道,使他们能够在上市、发债等资本市场融资渠道得到支持,解决企业做大做强的资本需求。

同时,解决光伏面临的所有问题不能一蹴而就,外在支持是一方面,企业自身也需要不断完善公司管理制度,不断开拓创新,吸引更多人才。对于像我们这样的民营光伏企业来讲,要想做大做强,离不开国家的政策支撑!